头顶山川与河流
加班地狱。深夜也不出没了。

只是一个自由的脑坑搬运工

详细介绍右转[食用手冊]

查看全文

[朱白||龙宇]-Disney[1-5]

-自娱自乐。闭眼瞎写。慎入X3。

-智障都是我的,和哥哥们无关。


@南极的土真好吃  我的波生日快乐!!进度50%的流水账送给您


***


[01]

朱一龙顶着长了三只眼睛的外星人帽子站在迪士尼入口的时候认真思考人生能不能像微信那样撤回。


龙哥,龙哥,你戴这帽子真的可爱哈哈哈哈。让他戴上帽子仿佛搞笑艺人般站在这儿的罪魁祸首白宇毫无自觉,隔老远就举着冰淇淋顶着同样二逼的帽子蹦蹦跳跳拍他马屁。

……朱一龙觉得白宇可能瞎了,放眼四周只有他们两个巨头能顶着这画风清奇的帽子不被妖风吹垮。尤其白宇那顶,不止牢牢扣在他脑门上随着那头围...

查看全文

[镇魂||巍澜/龙宇]-入戏

剧版角色与RPS混杂。预警,基本都是RPS

胡搞瞎写。全凭想象。

太久没写已经成为废人。半夜脑壳痛,等我起了再修吧。


沈巍在那里摆弄手机,赵云澜买给他的。


在这个没有手机就人间蒸发的信息时代里,让人随身揣个定位装置才是把沈教授握在手心的不二法则。

沈巍被握在手心这个说法挠了一下,那台电子设备就在掌心翻来覆去转了几圈,他总不敢用力摁死了电源。直到赵云澜伸手过来,用大拇指往他指甲盖上轻轻一顶。


我的沈教授啊,这是我还是什么圣器,你这么小心翼翼。他嘴里棒棒糖滚了两圈,手机放在桌上,他牵着沈巍的手指来来回回在HOME键上...

查看全文

丁酉纪事

孙红雷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少年最后垂下双手,指尖真气离泄,击碎了他脚边一块沙砾。


就像张艺兴永远也不会知道,对面人严峻冷厉的神情下曾有一颗跃跃跳动赴死的心。


说白了就是大傻子和小智障。黄磊瘫在回廊里吃葡萄吐葡萄皮,葡萄皮划了个细小弧度一下粘在一只白靴鞋面上。

还不是你教的好徒弟。黄渤一脚踩在黄磊跟前,黄师兄,能不能有点公德心了,快起来给我洗鞋去。


--------------

记一下。越加班我就越想激情更文(?

查看全文

关宏宇日记。

只是考完以后的自我放飞

可怕的第一人称🕯️

-



2017.4.1 大概晴吧 

这个日期特操蛋是不是。我也这么觉得。

距离我杀人,不,距离他们怀疑我杀人已经过了俩月。新闻里还乐此不疲的循环播放着我的一寸免冠照。

我是真嫌弃,他们就不能选张好看点儿的自拍,非要挂着证件照,体现不出这张脸十万分之一的帅。


咳,跑题了跑题了。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为什么写这个日记。


起因是我哥突然想过愚人节。


......

不怨我开玩笑,是我开始真觉得我哥仿佛在逗我。(尽管他从小到大都毫无幽默细胞)

——其实我原本拿刀划拉伤口只是为了能跟他看起来更像。好让我跑路的时候能多几分胜算。没...

查看全文

为周末两天考试攒RP开个点梗吧。先到先得(?

是个文盲(… 所以请不要嫌弃。🕯️

白夜-双关前提下的混乱邪恶
极挑-双黄前提下的混乱邪恶

过完周末就删。占tag抱歉

查看全文
2017-09-14

论用照片杀人。我只服潘老师😇😇😇

查看全文

[白夜追凶||双关]-今晚月色很美

还债。一篇短小的泥石流。特傻白甜。慎入


-


关宏峰一边把关宏宇摁进出租车里,一边和小汪一起把也喝上头的周巡塞进他自个儿的车上。
 
关宏宇怎么进来怎么倒下。他喝多了酒,整个人都迷迷瞪瞪的,像条死鱼一样趴在后座。
但耳朵却意外变得很灵光。
除了听见周巡连舌头都捋不直了,喊起话来嗓门依旧嘹的震天响之外,还能听见他哥斯里慢条的回应。
 
老关,这是直球啊,直球!你咋就不接呢!周巡瘫在后座上,蹬着腿不让小汪从他身上摸车钥匙,眼神却飘乎乎的挂在关宏峰身上,里头赤裸裸的流露出他清醒时绝对不敢表现出来的鄙视。
 
关宏宇知道周巡在指什么,这回脖子支得飞快,从死鱼变成等待...

查看全文

真的好想写狼人杀的梗啊(。

这帮人围在一起打游戏。
什么都不懂还疯狂嚷我会玩我会玩的白痴平民关宏宇。一开局就上警,跳脚喊我是预言家你们信我!
预言家关宏峰:妈的智障。我是预言家。这小子是狼吧。
猎人周巡:??太做作了,说不准是俩狼。不管了先日死一个再说。
女巫高亚楠:…救一个毒一个。老关智商这么高又会分析推理而且一直以来并肩作战…………我选宏宇。

剩下的狼:这俩货哪个是我兄弟??
剩下的平民:我是谁我在哪儿?怎么票啊!!

………然而我手残。暴哭.jpg🕯️

查看全文
2017-09-07

这张哥哥啊啊啊啊!白嫩!甜美!少年感爆炸!

感觉以前的哥哥还是个阳光健气的社会主义好青年!还去过党中央!还受过勋!!呜呜呜呜

脑出了小太阳哥哥x小霸王弟弟的梗。提笔就是一万八x(住脑

查看全文

[白夜追凶||宇峰]-茫茫黑夜

-吃弟x兄。但因为没有肉。所以这篇无差

-OOC!慎入慎入慎入!!私设如山!坐等官方打脸!


---


1

回家的时候外面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黄昏雨。五、六点钟的傍晚,暮色还未完全散去,嵌在灰白流云上。又被水汽一番浸润,连着天边那道极细的浅色金光也变得恍惚起来。

啪地一声,关宏峰摁开家里顶灯。微黯的暖黄填进狭小空间,有点像屋外夕阳渗入厚重窗帘透过半寸。


在这种不分晨昏的交界里,他弟弟,关宏宇,窝在沙发上睡着了。细碎额发斜垂着搭在眉骨处,卷起难得柔顺的弧度。

将半敞着的鱼食盒子关好,关宏峰绕过茶几拿散在他手边那几张A4读,是大段大段的摘抄笔记,自己的字迹与...

© 北极的风好凉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