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山川与河流
备考地狱。深夜出没。

只是一个自由的脑坑搬运工

详细介绍右转[食用手冊]

[全职高手][魏韩]身份证明

---OOC。有病。没写完。

题目看起来很洋气的样子

魏琛本来好好的窝在暖气房里抽烟刷本,正在激烈厮杀的时候放在裤衩兜里的手机忽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还带着震动,惊的他连嘴里还叼着烟都给忘了,张口一句卧槽就把烟头直接喷在了自个儿家刚换的地毯上。

卧槽卧槽卧槽。魏琛一个猛虎扑食丢掉鼠标电脑就冲过去抢救地毯,所幸他抽的只剩下个烟屁股,除了从沙发到地毯上完美的烟灰弧线和烧掉的几根毛毛头其它也没什么大损失。他踩着拖鞋在地毯上扒拉了几个来回觉得这么点小瑕疵也不影响美观就再没注意。随手又扯了两张纸想把沙发上和地上能捻起的烟灰给收拾干净,没想到他错误低估了布艺沙发的吸尘能力,纸巾才一抹,一道灰色射线出现的令人猝不及防。魏琛还以为自己下手不够狠,使劲摁着沙发来回搓直搓到纸都磨成了一坨烟灰也还是光彩依旧。他想了想喝了口水直接喷在沙发上又抹了两下,沾了水的布颜色更深一下也看不出还有烟灰。

处理完事故现场魏琛才想起刚刚罪魁祸首的电话,拨回去才知道是快递,说来家里敲了门没人应电话也打不通就直接把东西扔在了门卫让魏琛自己去拿,魏琛一句“尼玛老子要投诉你”还没说完对方迅速掐掉了电话。

他回头瞅了一眼副本对着耳机吼了一声老子去拿快递你们快刷完,就认命的捡了一件外套踩着棉拖去门卫拿快递。

 

今天外面正刮着妖风,吹的魏琛觉得就算是板寸也要被根根拔起。吸溜着鼻涕好不容易顶风走到门卫,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诶我的快递,顺手就想从窗户里往外掏。没想到里头的人比他还迅速,“唰”一下就把东西给抽走了。

抽走快递的人是韩文清,他刚刚被调到这个小区负责保安工作的,并不认识方圆十里鼎鼎大名的魏琛,听见有人取件第一反应就是伸手要身份证。

 

兔崽子这是你魏琛爷爷的东西!被风吹的脑子都快僵掉的魏琛裹紧衣服抖抖索索扒到窗户上就想破口大骂,结果看到警帽下那张正直严肃又英俊的脸张口就变成了,诶呀你是新来的警卫?以前没见过啊。一边说还一边伸长脖子蹬着腿儿企图把半个身子从那个小窗口里挤进去。

“身份证或者其它证明。”韩文清拿着快递离着窗口有半步远,不为所动的看着他冷冷说道。

魏琛掏了掏兜,随手扯的外套连手机都不在身上有条毛的身份证。

“老夫没带身份证,直接给你报个快递上的电话号码好吧。”魏琛是有色心打算再多瞅两眼这新来的帅哥儿可是只套着裤衩的下半身经不住冷风呼呼的吹,再这么下去搞不好就半身不遂了。看着韩文清怀疑的眼神魏琛提起嘴角就摆了一个自认为十分和善真诚的微笑又开口说道,“诶要不你让我进去我给你好好解释解释这东西为什么是我的。”

“警卫室不能随便进。”毫不犹豫地韩文清无情地拒绝了他

要不是这鬼天气老夫能这么急着拿快递滚蛋吗肯定陪你好好唠唠,诶哟卧槽冻死老子了。魏琛内心九曲十八弯的也不知是骂起了谁的娘,眼看着进去蹭暖气陪帅哥的想法落空,那就只好打起感情牌,这么想着他冲韩文清勾勾手指,“小哥你来一下。”

虽然来人怎么看怎么猥琐韩文清还是依言凑过去。刚到窗口那儿就看见魏琛“唰”一下拉开羽绒服露出了里面的秋衣和裤衩,又“唰”一声飞速把衣服拉上。韩文清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出现了名为惊异的表情。

“看见了吗看见了吗,不是拿快递能穿成这样跑这儿来?!我就住A4-5-2实在不信你现在快查一查,户主叫魏琛,32,单身狗,老子真是快冻死了,把快递给我呗——”魏琛一边扯着嗓子一边跳着脚,还使劲眨巴着眼睛想挤个泪花花出来。

看着在风中眯着眼睛抖抖索索的人,韩文清觉得如果是为了骗个快递这样也太拼,他冲魏琛点点头:“那把电话号码报一遍吧。”

评论
热度(12)
© 北极的风好凉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