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山川与河流
加班地狱。深夜也不出没了。

只是一个自由的脑坑搬运工

详细介绍右转[食用手冊]

[无间双龙][CP无差]-Lost Stars-[战争30题]

·战争30题。虽说原意是想看爷们儿打仗但是被我写的so无聊。

·OOC。文笔渣。伪科学。脑子有坑。考据党玻璃心慎入

·挑着写,又是想哪写哪随处停留。一贯胡搞风格、就是为了自己爽。

·机甲&怪兽&战区设定参考环太平洋





-But are we all lost stars, trying to light up the dark

 

01.关于某事的演习

 

段野龙哉去基地之前给龙崎郁夫发了条短信:今天下午演习我会过来。

拿在手里等了半天没收到回信,才想起这个时间点他大概正忙着做最后的准备。伸手扶了扶眼镜,暗笑自己怎么这样心急。

 

12点,段野龙哉搭乘总部的车驶进龙崎郁夫所在部队「Zero」的基地。

这是直接隶属于中央的特别编制,除了从各大队挑选出的优秀战斗飞行员组成的飞行编制以外更重要的成员是经过严格训练筛选能够驾驶新一代巨大神经元合体机甲的驾驶员。

这支部队从成立到现在已有1年,这次的演习正是为了彻底摸清部队的综合战斗力以便能合理投入战场。

接待总部的是部队调度室里几个姑娘,部队中妹子本来就少,像日比野美月这样不管是相貌还是能力都出类拔萃的更是凤毛麟角。这次她作为段野龙哉的随行陪同,除了一路上讲解基地情况还要对段野龙哉给出的评价做及时记录以便在之后能作为反馈使总部综合各方意见对基地作出评测。她随身携带着电子笔记本更准备了录音笔以防万一,段野龙哉对她的工作态度表现出了高度认可。面对段野龙哉的夸奖,她也只是微微一笑短促地道了谢以示礼貌。综合之前听到的八卦信息,段野龙哉一下车就猜出了随行在他身侧的美女是郁夫在短信中时常会提到的“长的好看能力又强但是常常在高冷和暴躁之间切换的美月酱。”

来到指挥室的时候圣由起人已经带着几个队长等在里面。趁着我孙子桐乃和圣由起人寒暄地空档,段野龙哉微微侧头一眼就瞄到圣由起人身后身板挺得笔直的龙崎郁夫。后者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显然没有注意到他挤眉弄眼的小表情。

[这个笨蛋。]

 

12点45分,阳光正好。

段野龙哉坐在指挥室,看着龙崎郁夫和其它驾驶员熟练地操纵机甲从仓库里走出来。他不动声色向前倾了倾身子。龙崎郁夫驾驶的是一台经过改修Mark-1初代机,头部是1人独立驾驶舱,机体采用钛合金铸造,在太阳照射下哑光的漆面折射出静谧的光彩。机身表面还覆着最新研制的光能采集设备。腹部为多面胴体关节,足部的钢铁聚合物也全部换成了钛合金,肩部的两门重型迫击炮仍旧得到保留。

——新式机甲的神经接驳对驾驶员来说压力太大,翻新手动控制的初代机除了避免机甲驾驶员在战斗之外产生不必要的劳损之外在对新队员进行战略战术训练中也能起到作用。

仿佛对众人心思了若指掌,圣由起人在我孙子桐乃开口询问之前就作出了解答。

段野龙哉轻呼了口气,神经接驳系统对大脑的损伤他不是不清楚。他曾作为新式机甲的研发人员向政府效命。因机缘巧合,东京战区大溃退时,提出“回旋”战略得到认可,其指挥才能也被挖掘,通过特别调任进入高层执行东京战区东部战线战略部署以及指挥任务。直到现在升迁为少将。

 

13:00,战斗机组开始陆续起飞。

打头的是F-35,两架僚机是F-15,这一溜美国货让段野龙哉不由感叹总部在这支部队上的不惜工本。等到所有战斗机在天空中排开编队,地上的机甲终于有了动作。

这次演习打击对象是通过战场数据分析模拟打造的仿KAIJU(怪兽)形态机器人。

龙崎郁夫坐在驾驶室里,手握操纵杆,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虫洞。尽管是演习,但他们事先也并不清楚要模拟的是哪一场战役,虽说在课堂上学习的时候就对过去每一场战役进行过全面深入分析,但若是真的进入实战,那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而且,阿龙现在是坐在指挥室吧。他下意识地扭头,全封闭地驾驶室根本只能看见金属和悬浮于面前的操作系统。他甩甩脑袋迅速将那张脸送出脑海,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收拢起发散地思维专心致志的盯着眼前的战场。

 

16点33分。演习进行的相当顺利。

在龙崎郁夫驾驶MK-1将虫群撕开一个口子后战斗机群迅速往虫洞里扔下燃烧弹。随着母虫被炸死,虫群们相继陷入混乱,溃逃和自我爆炸是母虫死后相当常见的两种模式。少了虫群干扰对付怪兽就相对变得简单起来,终于在1个小时之后完美结束了演习,总部各人也取得了在基地自由参观的权利。

龙崎郁夫从驾驶室里爬出来,走下舷梯时还差点左脚绊右脚把自己摔一个狗吃屎。

——你小子还行不行啊。三岛薰背着手围着机体来回转了几个圈,他隶属于地勤部门,是负责龙崎郁夫所属大队机甲的首席修检师。因为时不时就混在一起,和驾驶员们的关系自然要好,又是部队里的老人大大小小场面见识不少,纵然龙崎郁夫是驾驶员中的翘楚但是在他看来到底还是不谙世事的新人。与其说性格大条倒不如说是单纯天然更为贴切——没有训练的时候除了在房间阳台上晒太阳看书就是赖在研究室看他们调试机甲

这样的人调侃起来真是毫无顾忌啊。正这么想着,却瞥见仓库边站着一个颀长身影,钻进机甲查看运行状态以及检视机体情况的三岛薰迅速的把这个念头给压了下去。

坐在机甲边休息的龙崎郁夫显然也看到了来人,他撑着身体站起来,行了个军礼。

——段野龙哉少校。

段野龙哉点点头向他回了个礼,随着他的手从额际放下,刚刚还挺立如松的人迅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下去。

“演习超累啊——阿龙。”他靠着墙根坐着,说出这句话后却又揉揉头发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来,“连初代机都这么幸苦,等用上五代机会不会直接就烧脑为国捐躯了。”

“那也是你自己选的。”段野龙哉毫不犹豫的对着坐在地上休息的人抬腿就是一脚并且自然而然的无视了对方捂住腰部夸张叫痛的一系列表现。

看着自己的表现没有引起对方任何恻隐之心,龙崎郁夫在心里思考着一年没见是他演技退步了还是阿龙变得铁石心肠。不过思考很快就变成了自我反省,因为不管什么原因都要归咎到他在接到要求他前往「Zero」的调遣书后完全没有和段野龙哉商量就自作主张报了道。也直接导致了双方整整一年无法见面。

因为主要责任在于自己,他不敢和段野龙哉顶嘴,只小声辩解着:“我想驾驶机甲啊。”

段野龙哉居高临下的白了他一眼。从他在飞行部队时就表现出了令人惊异地飞行天赋开始他就清楚龙崎郁夫成为机甲驾驶员是迟早的事。而在朝夕相对的一段时间里也深知对方隐藏在软糯外表下的倔强凌厉,认定的事往往不会受到外力阻挠而产生动摇,所以在听说龙崎郁夫被调遣进「Zero」后并没有多大意外。但时隔一年的见面,真切第一眼所见是他满身汗水疲惫地从机甲中走出来,所有的自我安慰都一瞬间碎成了渣渣。惊惶不安统统变成气恼,让他眉间唇角俱挂着冷然。

后者显然感受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只好默默低下头去,手指在地上无意识地来回摩挲,一副承认错误任人宰割的样子。

“啧。第五代机甲采用了最新的浮动神经元感应系统,会对你的精神状态作出更精确的评估并实时监测,到达临界点之前会分阶段进行警告,除非自己想尝试,不然再怎么死也不会烧脑死亡的。”

“诶,诶——?”龙崎郁夫抬头,却看见段野龙哉背对着他,拿着随身携带的电子档案上戳戳点点,看也没有看他一眼。

但是刚刚的话,分明就是阿龙说的嘛。龙崎郁夫摸了摸鼻头傻笑起来。

他撑着身体迅速站起来,从背后猛地向前一扑,整个人一下挂在段野龙哉身上,裂嘴笑的开怀:“我知道阿龙最好了——”

段野龙哉让他扑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高冷面具一瞬被砸的粉碎,也不顾手上还拿着档案气急败坏就去打那只还圈着自己脖子的手“笨蛋!快放手!我可是你的长官!”

“阿龙。”身后的人忽然停止了闹腾,但圈住他的手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夕阳渐渐西沉,蟹壳青从天边蔓延开来,阳光一点一点散发最后的余热。世界似乎一瞬间安静下去,龙崎郁夫的呼吸喷在他脖颈,隔着衣料,段野龙哉还能感受到他律动的心跳。

“那是你造的机甲啊。”

 

 

 

02.特权

在军队里谈恋爱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尤其是双方分属不同系统时。而且年轻人感情往往炽烈易冲动,影响训练事小,若是对任务与实战也产生影响就会变得相当棘手。

 

「Zero」有条不成文的规定,所有官兵禁止恋爱。

 

虽然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谁定下的规矩,但最高指挥官圣由起人的经典言论[恋爱是完全没必要的。盲目的感情只会影响军人的判断力和决断力,把勇士变成优柔寡断的懦夫。]路人皆知。

 

但是龙崎郁夫是个正在“自由恋爱”的特例。

大队里的人纷纷猜测这是因为他对象是战区总部高级指挥官段野龙哉。

 

只有龙崎郁夫知道在允许恋爱这件事上段野龙哉也曾经苦苦挣扎,被他的顶头上司我孙子桐乃打压的死去活来。

后来他曾不止一次向段野龙哉探听他如何说服大姐头,以至于除了允许交往外还居然亲自到基地来和那个不苟言笑严酷到令人发指的圣由起人交涉。偏偏段野龙哉每次都用一脸讳莫如深你这个笨蛋懂什么的表情打发他。

------------------------------------

01仿佛背景介绍一样写的超啰嗦。之后除非是战斗不然大概没有那么烦了。

感谢能坚持看到这里的人[土下座

评论(2)
热度(68)
  1. 卷毛小喵北极的风好凉爽 转载了此文字
    居然是环太诶!!!好棒!!
© 北极的风好凉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