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山川与河流
备考地狱。深夜出没。

只是一个自由的脑坑搬运工

详细介绍右转[食用手冊]

【鸟取健一x高仓奏】宠物情缘②

-趁上课摸把鱼。接下去我大概要消失于天际_(:_」∠)_

-显而易见的过渡和随处可见的OOC。No文笔注意

-脑洞都已经来了不知几炮文档里却还没有实质进展真是急死我了[大哭]

-第一章

 

“医生,你回来了?”听见开门声的多鸟明日香从接待室探出头来的瞬间眼睛就一亮,迅速从里面跑出来接过他手上的几内亚猪,“哎呀,好可爱的小猪~哪里来的?”

“那就由你负责好好照顾它,直到他主人来拎走。”鸟取健一选择性地忽略了她后面的问题,趁明日香还专注着逗弄小猪,越过她自顾自走进里间

“…………诶?”

可是我从来没照顾过宠物猪啊,好歹多介绍两句吧——虽然相处有一段日子,一旦遇见“毫不照顾别人情况”状态下的鸟取医生,明日香还是忍不住暗暗腹诽。但到底是在这里打工还债,明日香吐了吐舌头,怀抱猪仔蹭过去

“那个,医生,它叫什么啊?”

 

正随手翻着杂志的鸟取从书里抬起头来,视线落在在明日香臂弯里东蹭西蹭不停用鼻子拱着她臂弯,还不时发出咕噜咕噜声音的动物,忽然就想起那个一脸严肃的人认真托着猪屁股的场景,不禁差点笑出声来

“它叫……”鸟取把半张脸藏在杂志后面作沉思状,“一只猪。”

 
 

高仓奏整理装备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工藤丸尾在他身边高谈阔论昨天联谊会上遇见的漂亮妹子,就在他忍不住要让丸尾安静,西装口袋里的手机就极合时宜地响起来

“奏酱,是妈妈呀,你跑去哪里了?”

“妈妈,我在工作,我一会儿……”

“诶?怎么去工作了,那小猪在你那里吗?”

“小猪我已经拜托给一位兽医照顾了”

“什么?兽医?它得了什么严重的病吗……”

“没有,妈妈,它很健康,我正在工作,这件事我十分钟后给你回电话解释……”

“那好哦奏酱你一定要……”

啪,高仓奏毫不留恋地合上手机,说到那只几内亚猪脑子里首先出现的反而是那位高冷兽医先生挑着眉毛的脸是怎么回事。他面无表情地又往枪套里塞了一把枪,没作任何示意就自己先行动了起来

“所以说都是谁每次在这个时候打奇怪的电话来啊!!”被电话铃从对可爱小姐姐们的幻想里拉出来的工藤丸尾今天也一如既往地暴躁。

 
 

等他们有惊无险地把犯罪嫌疑人压上警车,丸尾用手肘撞了撞高仓奏,“今晚也有联谊会哦,去不去?”

刚刚还目不斜视的高仓奏忍不住拿眼睛睨了他一眼,那嫌弃的表情就好像在看一个行走的生殖器,“不去。”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啊!”

工藤丸尾在打架和约会之间毫无意外地选择了后者,他忍气吞声跨上那辆小摩托准备绝尘而去却一把被人扯住后领,“卧槽!你干嘛!想打架吗?!快给老子放手!”

高仓奏一手揪着他领子一手把一张名片送到他眼前,“这个地方怎么去?”

 

在去鸟取健一家的路上工藤丸尾没有一刻不在骂骂咧咧。为什么他要带这个该死的美国佬去这个远的莫名其妙的郊区啊!几乎都要横跨一个东京了好吗?!关键是他坐在后座吹着风倒是一脸惬意?!工藤丸尾磨着牙在脑内演练怎么利用下一个转弯就把这个无耻的混蛋甩出去。

 
 

明日香老远就听到从门前小路上传来的巨大摩托轰鸣,她拉开门就看见西装革履的男青年正被暴走族从拉风小摩托上踢下来然后那辆小摩托就跟躲瘟疫似的一溜烟跑没影了。

“那个……?”明日香望着那个还盯着滚滚烟尘的挺拔背影,踌躇了一会儿上前打招呼。

那个男青年迅速回身,扫了扫西装下摆,神色冷峻严肃的让人觉得他下一秒要抄查整个医院

“你好,我是来找鸟取医生领我的宠物。”

“你的猪在里面。”鸟取健一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屋里出来,倚着门廊柱冲高仓奏扬扬下巴示意跟他进屋。

他套着一件极干净的白大褂,也不衬地人黑,反而让整个人比第一次见时添了分稳重。

高仓奏目光扫过,大概自己都没发觉嘴角弯起一个极细小的弧度。他冲明日香微微一颔首,首快步跟上去。

 
 

-TBC-

评论(4)
热度(22)
© 北极的风好凉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