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山川与河流
备考地狱。深夜出没。

只是一个自由的脑坑搬运工

详细介绍右转[食用手冊]

接之前那个晚秋,10分钟补个脑洞自己过过瘾


手握兵权控制江北的军阀少帅x留学归来妙手仁心的黄大夫

一个官商勾结的HE


***

孙少帅万花丛里过,身边的姑娘一个接一个的换,有心人发现她们眉眼间都有些相似。

刚回国的黄大夫在静北城开了几家医院,是社交界的新宠。坊间传言他的夫人只是他避免麻烦的挡箭牌。


***
 



晚秋耳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孙红雷不知什么时候进了房里,眼角漫不经心地斜瞥了一下半落的电话听筒。

“是黄公馆的太太,说家里先生刚回国,打算办个宴会。”她说话的时候带了些探寻的口气。

孙红雷嗯了一声并没有说话,低头解着袖口。这年头趁着国难回来捞金的资本家不止一两个,人人都想和政府攀上关系,只不过没想到还真有人敢把主意打到他头上来。她猜不透他的心思,硬着头皮接了下一句“你大约不喜欢,我推掉了。”

孙红雷顺手脱了西装,露出深色条纹的马甲和白色的衬衣。他军队出身,连西服也能穿出军装的气势。一手搭着外套一边用手扯领带:“出门散散心也好。”

这样就算是许可了,晚秋撑出欢喜的一脸笑意,连忙起身去帮他解领带。孙红雷比她高,于是她只有微踮起脚尖。孙红雷的眼睛注视着她,又好像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仿佛若有所思。晚秋的心里便又是一跳。

她的视线正对着大厅偏侧,巨大的落地窗外是公馆后山,满山俱是郁郁葱葱的长青树,到了秋天也不落叶褪色。有风吹过,枝桠起伏像极了沉默的波涛。


孙红雷有时会在傍晚时分进山中散步,却从不让她靠近。


她费尽力气讨他喜欢,却好像永远差了那么半点,种种动作便像马戏团里的小丑。孙红雷心情好时偶尔也会逗逗她,一份礼物一个亲吻,然而更多时候她必须面对的人是冰冷的,沉郁而不带一点温度,疏离的她仿佛只是一个倒影。


孙红雷的一只手覆在她手腕上,冰冷淡薄的烟气突然使她回了神。晚秋怔了怔,几乎是脱口而出:“什么?”

孙红雷的眼角不耐烦的挑起,他是个没什么耐性的人,控制欲又强,偏要整个世界围着他转才好。下一秒就厌烦地把她垂在他颈上的手甩掉,又从茶几上搭了一卷烟,就着打火机点燃,才又开口问了一遍。

“你和黄太太很熟?”

“在宴会上见过几面。”其实她和黄公馆的太太平日并不相宜,上次见面好像还是社交圈名媛们一道在西泽听戏。记忆里一个模糊的年轻女孩子的脸,带着淡淡的高傲矜持。也不知这次怎么会打电话到她这里来。


孙红雷点点头,掐灭了烟头转身就顺梯上了书房。




宴会就办在黄公馆里头,孙红雷进了门整个大厅仿佛安静了一秒,下一瞬就是更热闹的喧嚣。那些军统的高官和进出口的军火商眼尖,带着一群莺莺燕燕就过来拉他。

孙红雷随手接了酒先开口问起了主人。

喏,中央那个穿白色西服的。周围的人忙给他指着人群里那个身影,那人的背影微微有些发福,正侧头和女伴说些什么。孙红雷看不清他的表情,脑子里却凭空勾勒出一个儒雅温文的微笑。


他心头别的一跳,点点头不再理会其他人,端着酒就走过去,“黄先生。”


那人闻言转过头,一双眼睛藏在金边眼镜后,眼中神色晦暗不明。他穿着白色西服,脖子上还系着黑领结,衬得整个人都素净挺拔。左手杯中还有红酒,映着大厅琉璃吊灯暖黄的光,一片溢彩。


他弯起唇角,和孙红雷记忆里的笑渐渐重叠。


“好久不见。”



评论(3)
热度(16)
© 北极的风好凉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