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山川与河流
加班地狱。深夜也不出没了。

只是一个自由的脑坑搬运工

详细介绍右转[食用手冊]

[极限挑战||双黄]-还是那个报社

-我才从自习室回来!赶着尾巴,七夕快乐[喂。


-这回内容跟题目一点关系都没有。

-NO文笔。不如改名叫嘴炮夫夫算了。好想出门秋游。


上回那个报社


***


一大早黄渤就被自家老佛爷从床上提溜起来,快快快,老佛爷推他屁股,快起来捯饬捯饬,一会儿领你去相亲。

……相亲?黄渤睁着迷蒙的眼睛还没回过神来,兜头就被扔了一脸衣服

 
 

妈,你儿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只要时候到媳妇儿自然来,着什么急呀。他一边磕着鸡蛋一边跟他妈耍嘴皮子企图蒙混过关。

老佛爷白他一眼,接过他手里的鸡蛋不为所动。

哎,妈,真不行,我今天还工作呢。这回说的倒是真话,黄磊聚聚一天不交稿他得一天跟人屁股后头鞍前马后,什么节假日跟他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就你那工作,全报社大老爷们儿半点学不得好。不提还好这提起工作老佛爷就心塞,本指望他能争点儿气找个知书达理的姑娘,偏生偌大一个编辑部竟然全都是单身汉,你赶紧的,给你们领导打个电话请假。

我现在的领导不就是黄磊么。这念头一出来黄渤差点自个儿把自个儿噎住,怎么这称呼安他身上就这么让人别扭呢。


 

黄渤又跟他妈磨叽了一会儿,这边手机说响就响,拿起一看大屏幕上黄磊聚聚正冲他挤眉弄眼。

这还没互通有无呢怎么就打电话来了。不知道那人找他什么事儿,黄渤端个手机犹豫半天。才按下通话键就开口先发制人,黄老师你别急,我马上过来。

哎哟,小渤你这么想我啊。对面黄磊也像是刚起,声音懒洋洋的还带着微微鼻音。

黄磊你别耍贫嘴占我便宜……黄渤心里愤愤嘴上倒不含糊,是是是,我立刻出门。一边说一边捂住听筒对他妈笑得如花似玉阳光灿烂,妈,你看,这我领导……

哟,你领导呀。老佛爷伸手问他要电话,你把手机拿来。

黄磊老师——我妈——想给你说话,讨论一下——我的工作生活问题——问我——忙不忙——事儿多不多——。黄渤递手机的时候不忘拖着嗓子朝那头递信号,就指着黄磊能反应过来拉他一把救人于水火。又暗搓搓的后悔怎么早没听黄磊的话往手机上装个可视软件,好歹能悄悄咪咪对个眼神。

 

没曾想他妈接上电话才说了两句立刻神色一变喜笑颜开,挂了电话连剩下的粥也不让喝,推着搡着就让他出门。快走快走,哪有让领导等你的道理。

他特么跟你说什么了啊。黄渤拿着半个包子站在楼道里目瞪口呆。

 
 

等黄渤开着他那辆小甲壳虫慢悠悠晃到地方,正看见黄磊往他车后备箱里塞东西。

黄老师,这是要干什么呐?刚被拯救出相亲地狱的金牌责编跟个狗腿小弟似地凑上去帮忙

哟,来啦。黄磊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哐一声盖上后盖,出门约会呀。

黄渤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今儿个早上。黄磊伸手一弹他脑门儿,上车。

黄渤坐上副驾驶才反应过来刚刚黄磊是在拿他开涮,他扭头看着正掏钥匙的黄磊,压低了声音企图营造出谈话的氛围,大大,你能把调戏我的心思放在工作上吗。

我心思一直都在工作上啊。黄磊还是那一副眉眼弯弯人畜无害的样子,还俯过身去贴心的替他扯起安全带,你刚开车来安全带都不系交警没拦你?

交警也相亲去了吧。黄渤认命似地叹气。

 


 

诶,我们这是去哪儿啊。他们的车出城开了大半天还没见目的地黄渤的屁股先坐不住了。

深山老林,黄磊随口应了他一声,你要无聊就唱个歌呗。

唱什么歌呀。你这车里音响是死的?黄渤顺手就拧开音响,黄磊最近走怀旧路线,车里音乐净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歌,除了情爱就是梦想,翻来覆去。

真是一点儿都不应景,黄渤连切了几首,奈何都是同样的调调,在车里晃荡晃荡。外头风景和着那些歌跟倒带似地刷刷闪过,倒叫人想着有的没的从心里翻出压箱底的过往。

黄渤不自然的把头梗向窗外。

唱跑调儿了我不会笑话你的。黄磊只当他不好意思。

谁跑调啊,哥当年是酒吧驻唱第一人好不好,诶你看路看路看我干嘛。黄渤撇着嘴角嘟嘟囔囔地说话,顺手把黄磊企图扭过来的头给推回去。他其实不太明白自己这颗老心怎么就在这种情况下矫情起来,泛着文艺的酸水,悲伤悼念起那个胎死腹中的歌手梦。

以后再不能坐黄磊的车,放个歌都能给人整心塞。


 

又过了半刻两个人到了地方,是个名副其实的郊外,黄磊把车停在村头农家,两人徒步往林子里走。

村里空气就是好哇。黄磊背着手兴致勃勃在前头开路,时不时还停下来拿手机拍拍花草感受自然的呼吸。

嗯,一股纯正的牛粪味。黄渤跟在后头忍不住嘴贱

黄磊就拿眼睛斜他,出来玩能不跟我抬杠吗。

后者靠着树表示你把你包背走我立刻闭嘴。

小渤你来看这花,真好看嘿。黄磊大大转移话题专业八级,辣手摧花就给他别在了耳朵上,附带美照一张。来,笑一个。


黄磊老师你真他妈讨厌。黄渤背着大包小包吭哧吭哧,连比中指的手都抽不出来。

 
 


又拐了几个弯转过小山包,树林一下到了尽头,眼前是大片大片开阔的草地还未褪去青绿,不远处有条河在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

黄渤一看见水就两眼放光,撂了包撒腿就跑过去。山中清泉干净冰凉,他洗了脸洗了手还不过瘾,干脆除了鞋袜下水淌着玩儿。

等他玩累了顶着半湿的头发跑回来,黄磊已经支好了帐篷。

我给你说水里有鱼诶,黄渤随手捋了把刘海手舞足蹈直冲他比划,一会儿我给抓几条上来

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眉梢都写满了兴高采烈,大约是水珠反射着光线,浑身上下像覆着淡淡金芒。黄磊下意识眯了眯眼睛,语气夸张的回应他,哇,小渤你还会抓鱼呀。

那是。后者连鼻子都翘得老高。

 

看了会儿书算着时间黄磊支起烤架,倒腾起他从家里带来的食材。

趁这个空档黄渤还真给他打了两尾鱼回来。正拎着鱼准备炫耀,抬头就见黄磊袖上不知哪里蹭来的灰屑草沫,他也不自知,抬手就抹在了脸上,蹭了一道烟灰色的印儿,有几根草还飞到了头上。他一时没憋住,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笑。黄磊伸手揍他,黄渤三步两步蹿得飞快。他有心无力,才追了两步就举手表示退出这场竞速游戏,指挥着人去包里给他找湿巾。

你们这种人就是麻烦,头往水里一埋不就得了。

黄渤撕了纸巾替他擦脸,觉得自己和黄磊在一起这任劳任怨的,活像个旧时代老妈子。

你当谁都跟你一样是人鱼小王子啊。黄磊抬脚踹他,没曾想一个不稳绊着黄渤就往地下摔去,好在他眼疾手快搂住人腰一个熊抱就圈在了怀里。

黄渤被人这一推一抱地脑子懵了半圈,这黄磊带他的力气大,他自个儿又不留神,差点把舌头给咬下来。痛得哼也没哼一声光顾着憋住马上要汹涌而出的眼泪。

嗯,这细腰手感不错。黄老师审时度势趁机揩油,末了跟安慰小孩儿似地捋他的背,小渤你没事儿吧。

黄老师。回过神来的黄渤从他怀里抽身,吸啦着鼻子,下回要抬腿给个指示成不。

成成成,这回是我不对。黄磊从烤架上摸了串肉递过去,吃吗?

 

望着那半生不熟血了糊啦的肉黄渤再一次觉得,这人还他妈在逗狗呢。

 


 

黄磊这次出门美其名曰采风,随身除了几本书和一个手机什么电子产品也没带。黄渤坐在他身边百无聊赖,一会儿替他翻腾翻腾烤架上的肉一会儿又躺着看天上飘过的云。


这样的日子,简直像极了无忧无虑少年时。

 

且和平心事,等闲博个,千秋不老。

他随手拿起黄磊散在一边的笔记本,里面是些摘抄随想,文字里的黄磊深沉而温和,跟日常的他判若两人。黄渤细细读了,又拿眼觑在身前忙碌的人,秋天的太阳带着柚子皮般的青黄光芒柔柔弱弱地爬上他裤角衣袖,在眼角沉淀成一捧他之前从未见过的温柔神色。

瑶阶玉树,如君样,人间少。

心蓦地就像被水珠轻触的琴弦,悄无声息,带出沉默而悠远的轻颤。


 

身边许久没有动静传来,黄磊好奇他在做什么,回身去看,就见那人拿着个纸折的帽子往他头上扣去

干什么呢。黄磊象征性地一抖眉毛,伸手往头上摸。

黄渤忙去按他的手,诶别动别动,你这样特别可爱。边说还边掏出手机,来,聚聚跟我合个影。

小渤你真心机。黄磊戳着那个缩在他后头笑得见牙不见眼得人吐槽,回头给我P瘦点儿。


 

秋天天黑的早,等到他们真正坐下吃上东西日头开始渐渐西沉,天边色彩绚烂如一色色扇子展开,由沉金色至蟹壳青一点点漫起,笼着山野茫茫。

小渤你吃慢点儿。斯理慢条的黄磊看着他跟恶狗似地啃骨头觉得这人在糟蹋他的诚意之作

饿。黄渤嘴里塞着肉,言简意赅。

 
 

等到暮色四合,只剩下揉着肚子的两个人瘫在草地上对月把啤酒。


风过溪河碎江月。年少意气当长歌。

  

黄渤一时兴起,扯开嗓子冲着月亮嚎我的祖国,开口就把歌词串成了我家就在船上住。

嗯……黄磊手枕着头闭眼享受晚风,这不唱得挺好听的嘛,等我哪天赚了大钱给你出专辑。

你不如现在就去粉丝群里给我搞众筹。黄渤支头看他。

那多没诚意啊。黄磊睁开眼睛又朝他额头来了一下

嘿,你还弹上瘾了。他眼睛映着月光,像含珍珠的蚌壳,黄渤赶紧撇开目光搡他一把,哎,大大你赏光也给我高歌一曲嘛。

 

成。黄磊垂下眼帘状若严肃地想了想,哼了一句

 

我这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破船。

 

***

 

“卧槽黄三胖你给我留个地儿。”

“你睡外头吧,毯子都给你放好了,尽情拥抱大自然。”

“你丫去死。”

“哎哟,你别挤过来。”

 



没惹。剩下的自己脑补吧。

评论(9)
热度(54)
© 北极的风好凉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