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山川与河流
备考地狱。深夜出没。

只是一个自由的脑坑搬运工

详细介绍右转[食用手冊]

【全职高手】【叶魏】昨日暖阳

魏琛从第一赛季就开始注意叶秋,或者说,不得不注意。

第三赛季季后赛第一场,蓝雨对嘉世。个人赛第一场索克萨尔VS一叶之秋。

对于魏琛自己来说,这场比赛毫无意外的“艰难”的挂了。虽然他自觉输的一年比一年简单,但这也掩盖不了那个少年飞速的成长。才不过两年,他就缔造了最辉煌的王朝。

——但是这也完全无法阻止魏琛大爆手速在公共频道狂刷垃圾话

显而易见,狂喷垃圾话的行为就只是被默默的屏蔽了部分关键词把公共频道挤得满满当当之外毫无意义。被喷的对象依旧稳稳当当的战在地图上,手中的站矛在地图夕阳的照射下泛着微微的光

“抓住个破太阳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耍帅还真是不要脸。”他自动忽略了这是蓝雨主场地图还是他亲自选出来的。默默的吐完最后一句槽顺手拔出了账号卡。

再然后,就看着他带着他的嘉世一如既往的勇往直前

等等。怎么这么像韩文清才会说的话。他才不是那种长得气势磅礴实际了无生趣的男人。

第四赛季的时候魏琛已经不再上场。索克萨尔留在了俱乐部,他自己又重新钻回了网游。在别人看来被手残到惨不忍睹的内敛少年打败对他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蓝雨队长魏琛退役内幕以及对他个人心理活动的推测分析无疑成了当年的热门话题。

他不记得宣布退役那天叶修锲而不舍的弹了多次窗口出来。他没理会,对方终于没了动静。

只是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那个少年身上看到了叶秋的影子——的确只是影子。却让他无比恐慌的感觉到自己即将被淹没在滚滚而来的时代浪潮里。就算是有和叶秋相像的影子,也足以在荣耀圈里掀起巨浪。

过早结束是一种痛,可是他再也没法容忍驾控索克萨尔对抗叶秋时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那简直太不尊重比赛了。

在连输三把之后他第一个想到的,是那个懒洋洋的家伙嘴角挂起的笑。

30岁的魏琛和退役的叶秋再一次相遇了。

不,这个时候应该称呼他为“叶修”

魏琛曾经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要好好告别那个曾经努力奋斗过的地方安心在网游世界里虐菜鸟。

但是一转眼,他叼着一支烟,带着小弟一边刷副本抢BOSS做银武一边胡侃是不是蓝雨战队把他的画像高高挂在墙上并且每年都会换一种新框。

再一转眼他忽然就站在了职业联盟的赛场上。旁边是叶秋,双手插在兜里,浑身上下透出懒散,然而眼睛却亮的让他发憷。

怎么样啊老魏,重返联盟的滋味?

他还来不及说话,周围的灯忽然猛的一熄。

是梦吗?

魏琛醒来,打开床边手机扫了一眼,不过凌晨2点,却怎么也睡不着。

走下床,不由自主的就拿起放在桌上的烟。也不开窗子,任由房间里变得和外面一样模糊不清。

该死。他扭头横了一眼睡在另一张床上的叶修,正侧卧着面朝向他睡的天塌不惊。大概只有在睡觉和打比赛的时候他才会收起那副懒洋洋的自带群嘲功能的脸,显露一些沉静而清俊来。他妈的就算在梦里你小子也还是这么欠揍。

他这样想着,忽然就很想把他喊起来和自己对喷垃圾话然后一起抽根烟。

当然他是不会这么做的。毕竟是一个大老爷们,还是非常善于用垃圾话掩盖自己内心的大老爷们。不至于做出这么矫情的事情来。

其实也只有他自己不觉得,一个大老爷们半夜三更对着浓重夜色抽烟做沉思状也是一种无以复加的矫情。

怎么了老魏。身后忽然有声音响起。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被子搭在腰上,眼神清明的看这他,像是醒了有一会儿的样子。

魏琛不想这个时候他会醒来,愣了楞,不知怎么忽然就失去了喷垃圾话的动力。随手弹掉烟灰,没事,就做了个梦。

在梦里被我虐的太惨以至于让你惊恐不安的睡不着么。叶修嘴角又挂起了白天最常见的那种懒懒微笑。摸到床头的烟,也就随手抽了一根出来。

放屁,就你还想虐老夫?!简直是条件反射的魏琛想也不想的张口就回喷回去。果然,在这个家伙的嘲讽技能面前不说垃圾话简直是不能沟通好吗。

来一盘?叶修无所谓的耸一耸肩,微抬起下巴指向房间里的电脑。

你大爷。老夫可是要保存实力和豪门嘉世斗的黄金选手,鬼才大半夜和你打荣耀。现在的魏琛当然不是叶修的对手,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死鸭子嘴硬一般的在口头上占占便宜。

然而叶修却没了声息。他修长漂亮的手还夹着香烟——显然是没有找到火——他看起来也完全没有找火的意思,反而把头扭向了窗外。外面浓厚的雾气似乎散了一点点,暗橙色的路灯投射进屋里,把房间里影影绰绰的轮廓都照的更清楚了一些。

魏琛仿佛忽然知道了自己的失言,线下赛已经开始,意味着他们离遇到嘉世的日子越来越近。

诶,老魏,借个火。叶修的声音忽然响起在魏琛耳边,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叼着烟凑了过来。

烟与烟碰到之前,叶修习惯性的用手去拢了一拢,指尖轻轻的划过了魏琛的唇角,然后一直四平八稳的烟灰就那么簌簌的掉了下去,散在两人的脚边。

会赢的,别担心。在点烟的时候,魏琛听到他像咕哝似的轻轻说了一句。他向来是最讨厌别人用些口号一类的话安慰小姑娘似的安慰他,他倒宁肯别人为他分析出最坏的情况然后让他伪装好最无谓的状态去面对——一如多年前的那一次退役。可是叶修这样全然又不像安慰,更像是他在说给他自己听。

烟头燃起来,然而叶修的头还是凑近着没有离开。

他以一种魏琛这辈子打死都想不到的方式表了白——至少在魏琛心里是这样想的——拿开了烟,直接亲上了他的唇角。

--------------------------------------------------

片段练习。有(个鬼的)后续。

评论
热度(18)
© 北极的风好凉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