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山川与河流
备考地狱。深夜出没。

只是一个自由的脑坑搬运工

详细介绍右转[食用手冊]

[麻雀||苏男]-于心有愧(三)

-依旧未修,不管BUG。

-明明又是个过渡章为什么写的我腰酸背痛。

-热爱糖堆,所以就是要让他四处打酱油。任性。



 

(二)

 

 

***

 

【倾盆雨】

 

3


这天难得好天气,苏三省支了个躺椅坐在近郊别墅的小花园里钓鱼,塘里几尾观赏鲤摆尾围着饵转来转去,半天不咬勾。苏三省也不恼,只盯着那根透明的鱼线发呆。

 

老大。阿强从屋里探出头来

嘘。苏三省食指点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放下鱼竿拖鞋走回客厅,办妥了?


他一面问一面随手打开电视。

都交代下去了,也联系了那边。今晚6点在米高梅交货。

苏三省点点头,他右手在耳廓上方摩挲着,让曾树出面,你跟着他。

阿强刚想开口问些什么,看见苏三省撇来的眼神赶紧低头退了出去。

 

 

苏三省手里玩着遥控器,把视线投到电视上。

本地电视台正介绍一部集结了当红小生花旦的偶像剧在松江拍摄的消息,苏三省多看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正是之前李小男说过的。因在上海取景,她投了简历过去,也如愿被选中。

 

想到李小男,他心尖上像被风轻轻吹过似地颤了一下。拿出手机点开联系人,迅速划到L那一栏,手却凌空悬停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拨出电话。

 

“喂,李小姐吗。”

“是我,苏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他听到她那头脚步声混着人声喊叫,有些心虚地握紧了手机

“你在忙吗,是不是打扰你了?”

“没有没有,正好是午休吃饭。再说我也没有多少戏份,不忙的。”

“那李小姐今晚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对面答复前他赶紧补一句,“上回你借我伞的事儿还没谢谢你呢。”

那头忽然就噗嗤一声笑出来,“苏先生还记着这事儿呐,又不是什么大忙。”又听她顿了一顿,“今晚恐怕不行,朱珠约了我吃饭。”

 

“这样啊......”

 

李小男像听出他腔调中的失落,“下回我请苏先生吃饭,上次也说了要约小龙虾的嘛。”

“不用不用。”苏三省觉得是自己让对方为了难,分明隔着电话耳朵尖却微微发起烧,“李小姐你先忙,下次有机会再约。”

 

等电话里响起挂断的忙音,他才将手机慢慢拿离耳朵,一甩手,把手机和自己一起丢进了沙发。


 

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一路铺洒堪堪停在他的脚边。苏三省坐起来,把手伸进那金灿灿的日光里,在那阵光照耀下,他骨节分明的手愈发显得青白而几乎要透出血管来,就连手上留下的丑陋疤痕也如同被抹去。

苏三省自顾自盯了一阵,慢慢张开五指,任光线穿过指缝。

他当初买这栋别墅时刚爬上李默群心腹的位置。替李默群收拢了东区的势力,解决了大大小小数个帮派。那不是他第一次杀人,却的确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开枪。

毫不犹豫扣下扳机的那一瞬间,对手的血和脑浆溅了他一身。苏三省连眼都没眨一下又连杀了三个人,甚至于躲在地下室的小孩子也被他揪出来爆了头。

等硝烟散尽,他还往现场每具尸体上多补了一枪。事后那些见过场面的小弟回忆起他脸上身上混着血水踏雨而来的样子都惨白了脸色。


 

估计地狱里的恶鬼就那样。有次组里聚会,一个小弟喝多了酒,言谈间提起这件事,大着舌头复述给众人听,说到后来似酒也吓醒了一半,嘟嘟囔囔住了口。不过同桌的人第二天便再没见到他,直到隔了许久有人从水库里捞起一具男尸,大约是走夜路不小心,一脚踩空摔断了脖子。

从此以后便再没人敢提这件事。

 


 

事后李默群将整个东区交他管辖,又问起他想要在哪里置办房产。

彼时他初来乍到,并不懂上海的房屋地价,不过抱着要和唐山海平起平坐的心态,指名要在他下单的这片小区买别墅。

住的时间久了倒不得不承认唐山海的确眼光毒辣。不论是房屋设计还是周边环境都堪称一流。而他最喜欢还是这套房子充足的采光。无论是夏是冬,总是有足够的阳光射进室内。

 

他一直遗憾房屋宽敞而少人气,便喜欢拿日光来填充空阔。

 

只是最近入了秋,每每晨起,从二楼下来经过客厅那扇巨大落地窗,整扇窗户布了露水清霜,湿冷的空气自屋外吹来,他仍会觉得些微清冷。



 

还不够。他用力收拢手心喃喃自语道。

 

忽然屋外传来细小的动静。他回到花园,架着的鱼竿上鱼线已然绷紧,正是塘里咬勾的鱼扑棱尾巴的响声。

苏三省扯着鱼线将那尾红鳞鲤鱼从水中拎至眼前,看它在半空中徒劳挣扎。嘴角勾出一抹笑来。

 

上钩了啊。

 

 

 

 

今夜的米高梅依旧喧哗糜颓,没有人注意到空气里似有若无的微妙气氛。

苏三省那个小兔崽子是不是活腻了。你什么货色也来跟我谈生意。最里间的包厢里,一身黑衣的男人抄起桌上的玻璃杯冲曾树门面就砸了过去。

涩谷组长不要着急,苏总一会儿就到。曾树歪头躲过杯子,仍被溅起的碎片割伤了额角。他拿了一卷纸摁住伤口,照旧毕恭毕敬的冲涩谷鞠躬致歉。

苏总?一个小混混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外企高管。涩谷口下不留情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他踢着茶几嚷道,给老子倒酒。


 

苏三省的车停在离米高梅不过5米的巷中,他手撑着太阳穴,边听耳机那头传来的对话,眼下肌肉不受控制地微微抽动。

 

坐在驾驶位置的阿达从后视镜里观察颜色知道他已是怒极,赶忙低头不敢多说一句话。

 

这时巷口有一队人马经过。苏三省猛地挺直了脊背,调整好耳机。

 

 

耳机里爆发出的咒骂尖叫与子弹出膛叠着现实中的枪响,让他忍不住扶着椅背笑出声来。

 


 

他打开车门,信步走到米高梅门口。

 

此时米高梅已是乱作一团,绝大多数人都尖叫着疯狂涌向门口。苏三省点了根烟,猩红色的光火一明一暗间就有人流血倒下。他站在马路中央看混乱的人群互相推搡,如欣赏一出闹剧。

 

 

一辆车忽然在他身边停住,他手正摸上腰间枪械,那边车窗已是慢慢摇下,露出唐山海的脸。

唐总监怎么来了。苏三省松开手明目张胆的啧了一声,手撑着车顶居高临下的看他。

当然是来见识一下苏老大的手段。唐山海挑眉毛,语焉不详道,涩谷死了?

唐山海,你是不是在我身边插了人?苏三省把烟喷进车里,连名带姓喊他,眼神凌厉分明是暗含警告。

唐山海冲他微笑,这种事怎么轮得到我来做。又说道:既然戴老板的人出现在这里,那我们和日本人交易这件事肯定有人泄露出去了,能查出来吗。

 

苏三省正打算开口,忽然传来一阵玻璃炸裂的巨响,有人击碎了从里面翻滚出来。正是曾树,他手臂和腿都中了枪,踉踉跄跄往苏三省身边跑。

苏三省毫不掩饰厌恶地往后退了一步,更似连多给一个眼神都嫌慷慨。

带着他滚。说着挥手示意阿达扶人离开。

 

 

苏总监还真是无情啊。唐山海同情地多看了一眼那远去的背影,回过头来却发现苏三省整个人僵立当场,眉间竟有他从未见过的慌张。

 


 

耳机里阿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透过他一手导演的混乱砸向他的鼓膜——

老大,李、李小姐好像在里面。



 

***


 

用了点明喻大家自由心证[x欢迎来评论区交流讨论啦w

 

 

 

评论(12)
热度(28)
© 北极的风好凉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