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山川与河流
备考地狱。深夜出没。

只是一个自由的脑坑搬运工

详细介绍右转[食用手冊]

关宏宇日记。

只是考完以后的自我放飞

可怕的第一人称🕯️


-



2017.4.1 大概晴吧 

这个日期特操蛋是不是。我也这么觉得。

距离我杀人,不,距离他们怀疑我杀人已经过了俩月。新闻里还乐此不疲的循环播放着我的一寸免冠照。

我是真嫌弃,他们就不能选张好看点儿的自拍,非要挂着证件照,体现不出这张脸十万分之一的帅。


咳,跑题了跑题了。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为什么写这个日记。


起因是我哥突然想过愚人节。


......

不怨我开玩笑,是我开始真觉得我哥仿佛在逗我。(尽管他从小到大都毫无幽默细胞)


——其实我原本拿刀划拉伤口只是为了能跟他看起来更像。好让我跑路的时候能多几分胜算。没想到他躲在拐角那块,看见了血兹呼啦的自残场面。

绝壁是受了刺激,给我包完伤口就坐在沙发里瞪我,整整一宿没睡。


然后他今早告诉我一计划。

计划简直碉堡。我不给你们说,我怕吓死你们。

.
.
.



计划就是我哥让我扮成他。晚上替他去警队,我们俩分工合作把案卷摸出来,然后还我清白。

酷吧!帅吧!

贼他妈刺激吧!

演好了我妥妥奥斯卡小金人儿啊!



然后他翻箱倒柜给我扔了一本笔记本儿。又翻箱倒柜给我拖出几箱书。

全特么大学教材

《犯罪心理学概论》《犯罪学概论》甚至还有本儿宪法法条。


照着我的笔迹,练。

他特冷酷的说道。


从学校出来以后除了签名儿能动嘴绝不用手的我抖抖索索抄了两段。


鸡爪。他瞥眼看过。又冷酷的说道。

我无语凝噎,觉得先临一本小学生字帖可能会让这份工作进行的顺利一些。

当然我哥这种要面子的男人肯定是不会去买什么字帖的。而且他认为我的字委实太难看,只有积累了量才能得到质的飞跃,没日没夜的练才是正道。顺便还能让我接受正规的大学教育。

…神他…呸、真是神奇的大学教育。那些天书简直比安眠药都好用,抄两段我就要停下来确认一遍我抄的是不是中国字。

我以前没觉得书有这么难读啊


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变成痴呆。

于是为了不让自己发疯,我才决定写点儿什么自己喜欢的。


练什么字不是练,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当然,我哥肯定不知道我写这个。要是让他看见了,估摸着能直接把我头摁鱼缸里给老虎做鱼食。




你问我知道会死为啥还写?

废话,我关宏宇怕过谁啊!


……



哎,这页我撕了。我哥刚到家门口,我练字去。



-

有后续


评论(11)
热度(93)
© 北极的风好凉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