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山川与河流
备考地狱。深夜出没。

只是一个自由的脑坑搬运工

详细介绍右转[食用手冊]

-睡前鬼故事。薛瑶。没后续

-人生十大无可奈何的题随便挑了仨。本来应该是个瑶妹儿个人、奈何我想夹私货[。

-之前那张图的文档找不回来了,能不能扩写看缘分[双手合十.jpg]

***

1.倒向你的墙  

 

聂明玦将刀挥了过来,忽然有人自人群中冲出抱住了他的腰。那一刀便偏了,嵌进地里。

 

薛洋脸上毫无惧色,却是绕有兴味看着被一脚踹翻在地缩在聂明玦影子里瑟瑟发抖的金光瑶。

赤烽尊破口大骂,连带着金光善也被数落的毫不留情。金麟台上乱做一团,蓝家家主出了手,才堪堪拉住。

 

赤烽尊的刀便又架在他脖子上。薛洋抬头,周围半是义愤填膺要他杀人偿命的仙门风骨,半是心怀鬼胎想要保他周全的两面小人。

 

唯独拍着衣袍不紧不慢从地上爬起来的金光瑶。双目相接,带着无谓的笑意。

 

薛洋扭头,聂明玦伟岸尤在身旁,他仿佛听见了一道缝隙裂开的声音。

传说中如高山威严明火英烈,也不过如此。





2.离你而去的人 

 

金光瑶站在船头,还能看清渡口送他远行的思思拢了拢垂下的领口。江上渐渐起了白雾,带起两岸青草混着水汽的腥味。

和记忆力母亲散发出的日渐老朽的味道混在一起,终于成了最后时刻令人作呕的恶臭。一道浪打来,颠得船身猛地晃了几晃,他本是长在云梦常熟水性,此时却是胃中翻涌,忽然扶着船舷呕吐起来。





3.无法选择的出身

金光瑶半夜惊醒的时候发现薛洋正支着手侧头看他。他张了张嘴,嗓子却干哑发不出声音。

他的眼角似有泪,在射进窗的月光下泛着星星点点的微亮。

 

薛洋指尖飞过他眼角,又放入口中。

一向骄纵恶毒的小垃圾突然在某个讳莫如深的夜里,伸手将枕边人揽在怀中。

“谁欺负了你,杀光不就好了。”

 

“哈……那你也要死。”

 

“阿瑶长本事了。”薛洋下巴支着他的头顶,一手掩住他的双眼,小心藏起自己蠢蠢欲动的渴血冲动。

“那看我们,谁先弄死谁。”

 

评论(7)
热度(57)
© 北极的风好凉爽 | Powered by LOFTER